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激情小说  »  【我心荡漾】(01-03)【作者:荣儿】
【我心荡漾】(01-03)【作者:荣儿】
字数:130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  谨以此文献给爱我和我所爱的女人我心荡漾这是我亲身经历的故事,这也是我埋藏在心里的一个永远的遗憾!

               ——荣儿
***********************************
                (1)

  已经坠入情网的会人说︰我为爱情而活着!

  没有坠入情网的人会说︰我为等待爱情而生存!

  性情过急的人会说︰为了爱情,我会不断的往前冲……

  被爱情弄得措手不及的人会说︰不要担心,有一天,爱情会突然来到你的身边!

  而我想说︰爱情,你到底是什么……

  (敏儿,今天真是很特别的一天,我实在没有想到,你会在这里出现,当我第一眼看见你时,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天呀,外商的首席谈判代表竟然是你!是我曾经刻骨铭心苦恋着的女神!看到你的第一眼,我整个人一下子傻了,要不是同事推了我一把,我可能还会傻傻的站在那里发呆呢!

  敏儿,请原谅我还是这样叫你,因为这个名字在我的记忆里襄刻得太深太深了!我敢说,在那一刻你也同时看见了我,尽管你很沉着的控制了自己的情绪,但在我们目光相遇的一瞬间,我看见了你清澈大眼中的那一丝惊异和慌乱。
  上天真是很公平,记得在我们大学毕业时,我曾对你说过,你以后一定会比我有作为,看来现在真是应验了。你是跨国公司的中国区执行总裁,而我只是中方公司的一名技术人员!我的个性决定了我永远只能是个兵,而你,你天生就具有大将的气质,你的美貌、你的智慧、你不让鬚眉的个性,都注定你将是一个不平凡的女人!)

***********************************
  岁月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多少印记,她还是毕业时那么俏丽可人,甚至,比那时更加的迷人!丰富的阅历和事业的成就,使她的美透着一种威仪,使人不敢直视!

  连我们的首席谈判代表,六十多岁的高工冯老在第一天谈判后,也忍不住对我们说,和她这样靓丽而又绝顶聪明的女人谈判实在是不容易!我看见,在谈判桌上的男人都已被她的风采所倾倒,直到此时,我才真正明白,一个美丽有深度的女人,在商业运行中到底具有多么大的威力!

  整个谈判的过程中,我不知到自己干了些什么,只要一抬头,便看见对面的她,她从容的神态和特有的微笑,证明她并没有因为我们意外的相遇而影响到她的谈判,这就是她最有魅力的地方!做为一个男人,我自愧不如,我不是一个很沉得住气男人,所以在事业上我也一直无所作为。

  直到她俏丽的身形来到我的面前,向我伸出她白玉似的手时,我才意识到谈判已结束,握着她温软的玉手,我的心差点从胸口跳出来!

  「荣,你好!」她微笑的看着我,眼睛里流动着她特有的神韵,她对我的称呼还是当年那样温柔亲密!

  噢!天,我感到此时会议室里所有的目光都射向了我,我想,大概所有人都在心想︰这小子和我们这位美丽的女强人早就认识?

  我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我的脸已红得像个柿子!

  「你……你好!」我略显紧张的小声说,我的手仍紧紧握着她柔若凝脂的玉手,甚至忘记了松开!(噢!敏,我敢说我从没有如此显得不知所措,我肯定在场的所有人一定都会觉得我是个十分愚蠢的傢伙!)

  她并没有抽回手去,相反,她的手更有力的握紧我的手,黑亮的眼仔细凝视着我︰「晚上有约?」

  「没有!」(你还是原来那样,直接、坚定、让人无法回避!)

  「那么,我们共进晚餐如何?晚上七点在云海大酒店花园餐厅,我等你。」
  她说。

  「好!」我心里涌出一股热流,这么多年,你是否依然还……

  在你和你的老外部下走出会议室时,我瞟了下我们谈判组的成员,却看见他们都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冯老微笑着走过来问︰「你们原来认识?」

  「是,她是我大学时的同学,毕业时她留学去了美国。」我简短的回答。
  「恐怕还不止是同学关系那么简单吧!」翻译刘娅冲着我别有深意的说。
  我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见鬼!我可不是那种内向的男人,平时一向自命英俊潇洒,怎么今天这张脸如此不争气,动不动就脸红?!

  「呵呵,我说的没错吧?脸红了!大家快看呀!哼哼,女人的眼睛是不会说谎的,刚才那位美丽的女总裁看你时的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了!大哥,她一定是你大学时的女朋友!呵呵……」刘娅似乎对自己的发现感到很得意。

  望着这个清纯可爱的小妹妹,我无奈的笑了笑。

  这个才从外语学院毕业小丫头,天生一副好嗓子,英文歌唱很好,最拿手的是唱电影《泰坦尼克号》的主题曲。公司的好多同事都开玩笑说︰小刘,以你的清纯美貌和歌喉,你当初应该考音乐学院才对,现在早成了大名星了!公司有好多高学历的小伙子都磨刀霍霍,在打这个漂亮小翻译的主意呢。

  可这小丫头就是心扉紧闭,却成天往我这泡。由於我是企划部的对外开发组长,和外商打交道的时候很多,所以和她在一起的时间也很多。我已结婚,并且很爱我的老婆,对她并无非份之想,交往起来自然也很随便,对她如对妹妹一样关怀,因为她实在是个很活泼可爱的女孩子。

  她对我也是很随便,安心当起了小妹妹,整天大哥长大哥短的,在公司里也不避闲,和我十分亲密,常常挽着我的胳膊进出,令那些追求她的年轻小伙们嫉妒的要命,有的恨不能给我两拳呢。在中国,像我们这样,要是没有风言风语的谣言那才叫怪!

  对於我这个当事人来说,自然是最晚一个知道了,那还是她的一个追求者气势汹汹的把我叫出办公室大声质问我并骂我卑鄙时,我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不禁感到无辜和悲哀,我和刘娅是清白的呀,我们问心无愧!为什么总是有一些喜欢无中生有歪曲事实来中伤别人!

  我和老婆是相互信任的,我相信她知道此事后同样信任我。可是刘娅还是个少女,才从学校来公司,这样对她的伤害太大了!我诅咒那些无聊而丑陋的谣言散播者,但是又如何?当务之急,我必须尽快的找到刘娅!

  没想到见到刘娅时,她笑呵呵的听完了这些谣言,却还反过来安慰我︰「大哥,这有什么!他们爱说就说个够,明天我们在公司更要亲热些,看看他们还能编出些什么?」

  我吃惊的看着她,时代真的变了?难道现在的女孩对自己的名誉毫不在乎?
  「你疯了!这不是儿戏!在中国,谣言是把利剑,可以杀人於无形!我要帮你澄清这件事,不然你如此清纯可爱的女孩子就会被毁了呀!还有,以后我们可得注意一下,你也别总是跟着我,虽然我们是问心无愧,但人言可谓呀!」我急切的说。

  刘娅忽然靠近我的胸前,抬起头,用她那清纯的眼注视着我,小声道︰「如果我是问心有愧呢?大哥,其实……我到希望这个谣言说的是真实的,我到希望我和大哥你真有那么一层关系!」

  「什么?你……」我惊呆了!

  「是的!大哥,你可能是问心无愧,但我不是!我爱你!大哥,女人的心,你是不会明白的!」刘娅眼里流露出异样的光芒,两个白嫩的脸蛋此时透着火一样的红晕。

  「小刘!这不可能!我……并不年轻也不够优秀,而且,我已有妻子,你不可能爱上我!也不能爱上我!」我试图使她明白这一点,这实在太出乎我的意料了!

  「大哥,我也不知道事情会这样,我也没想到会那么快爱上你,我试着对自己说︰怎可能,刘娅,你一直都是系里最优秀的女孩,追求你的人不计其数,你怎么可能爱上一个比你大八岁的有妇之夫!但是,没有用,大哥,我越是这样,心里就越是想你!大哥,我现在才知道,爱是无法用理智去阻挡的!大哥……」
  刘娅说着,忽然靠进了我的怀里,双手搂住我的肩膀,把她那一头秀发在我的脸颊上晃动。

  一滴水滴在我的脖子上,那是热的!我知道,那是她的眼泪。怎么会这样?
  我的心里不知是甜还是酸。忽然,一个影子晃入我的脑海︰敏儿!那是我永远的痛!而此时,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爱情,我心里一片混乱。

  爱情,你到底是什么?

***********************************
  云海大酒店里的花园餐厅有着「空中花园」的美称,在这里就餐就好像身处大自然当中,花香、鸟鸣、水声,无不真切。

  这里的消费也自然高得吓人!我不是有钱阶层,这里一晚上的消费有可能是我半个月的薪水!但我还是将家紧有的现款全部带在了身上,尽管我知道敏儿是不会让我买单的,这一点消费对於她来说,不算什么!但我打算这顿晚餐由我来请,因为对於漂泊海外的她来说我才是地主,为老同学老……接风洗尘的应该是我!

  我提前了十分钟来到,服务生礼貌的问我是否荣先生,我吃惊的看着他问︰「你怎么知道?」他笑着说有位小姐交代的,并向内靠窗的座位指了指,我顺着看过去,可不是,敏儿正笑着向我微微招手呢!(敏儿,你比我来的还早!你真的那么迫不及待吗?)

                (2)

  幽静的餐厅里轻轻播放着RichardMelody的那首《此情可待》的醉人旋律,我和敏面对面的坐在精美的餐桌前,相互凝视着。我本想了好多话要说,可是,此时真的面对面坐在了一起,我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敏又何尝不是这样,她一反白天在谈判时的镇定和健谈,我看见她优美的嘴唇微微动了动,但还是没有开口。

  我们在对服务生点了菜后,就又归於沉默,RichardMelody那略带沙哑而忧郁的歌声飘荡在我们的耳边︰「如此美丽的星辰,如此静谧的夜晚,在为谁风露立中窗!亲爱的,我与你相隔天涯,魂牵梦索,不知何时再相聚?但愿心意永不变,彼此长久共期盼……」

  (这首歌唱得太好了,它正触动了我心里深处的伤感,「亲爱的,我与你相隔天涯,魂牵梦索,不知何时再相聚?」可不是吗?敏儿,我们自从六年前分手后,天各一方,毫无音讯,你可知远方的我曾魂牵梦索的思念着你?)

  「你这些年在外边……还好吗?」看见敏的双眼忽然变得湿润起来,我开口了。

  「还好。」

  「那……他还好吗?」我又问。

  敏的低下头来,双眼盯着手中的咖啡杯,缓缓的旋转着,沉默了一会儿,又抬起头来,脸上的表情让我无法琢磨。

  「他很好,现在是在美国一家研究机构任职。」

  「我知道,你和他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干得很出色!我真羨慕你们!」我故作高兴的微笑说,尽管我的内心深处隐隐有种莫名的失落感和刺痛感。

  (我怎么了?敏儿,我并不嫉妒他,可是,为什么我的心里那样不是滋味?
  他和你都是我的老同学,你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不是吗?他也是优秀的,和你一样,这一点在大学时都已经显露出来,这也是你最终选择他的原因吧?我该为他、为你们高兴,不是吗?看样子,这些年你们生活真的很幸福!)

  此时,我忽然感到Richard Melody的《此情可待》似乎只是为我一个人而唱……此情相盼人依旧、伊人遥遥待何期……

  那个他,就是和敏儿一起出国留学的舞枫,也是她现在的丈夫。舞枫是个典型的学子,天生自带一股书卷气息,略显单薄的身子,消瘦文静的脸,是那种一看见就让人放心的那种男人。他不但功课奇好,而且爱好广泛,并不是那种只知看书的书獃子,有时候,我甚至觉得他是一个相当富於心计的人,不然,他会令当时身为系花且极其聪明的敏儿委身於他?要知道,他的竞争对手是我呀,尽管学习不是很拔尖,但是爱好广泛、能歌善舞、拥有一副健美强壮的身体和很有性格脸,经常在校篮球场上呼风唤雨,笑傲群雄,是众多女生目光追逐的的焦点!
  但是,世上的事往往就是这样,你有可能很轻易的就拥有很多女生的爱慕,但当你真正爱上一个你喜欢的女人时,那个女人却并不属於你!

  (敏,尽管我们曾有过许多快乐的时光,但我知道,我可能从没有像舞枫那样真正的完全拥有过你!记得在我们在一次欢乐后,你用美丽的大眼睛深深的望着我说︰「荣,你实在算得上是一个好男人,有些地方,我肯定你比舞枫优秀得多,你是一个天生的好情人,但你不会是很多女人想要托付一生的那种男人。」
  当时我并没在意,还笑着伸手在你光滑如凝脂的屁股上很很的拍了一把掌!
  但是,当后来我们再次欢爱之后,你温柔的伏在我身边,用你如玉的素手,在我健壮的胸膛上轻轻的写着不知是什么的字,一边轻声的对我说︰「荣,我想向你说一件事!」

  我笑着抚摸着你饱满娇嫩的玉乳,打趣说︰「什么事?好老婆?」

  你微微的摇了摇头,目光中带着一丝伤感︰「荣,记得我上次曾和你说过的话吗?」

  「什么?」我感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你把手轻轻的在我胸口上撩拨着,然后将你的红唇在我线条粗犷的脸上吻动着,弄得我忍不住又抱住你柔滑的身子想再度进入你醉人的体内!而你温柔的迎合着我,使得我胀大起来弟弟再次沐浴在你甜美多汁的花房中,体验着最甜蜜的柔情密意。

  在你温柔的娇喘声中,我陶醉地晃动着坚硬有力的臀部,使你柔软的躯体在我怀中一阵阵的颤动着,肉体的欢快不能分散我心中开始产生的不安︰「敏儿,你怎么了?今天说话怪的……」

  你承受着我雄性的深入和挤迫,脸若桃花般的艳丽无方,娇喘吁吁的呻吟︰「荣……你是女人最好……好的情人……真的……哦……你进得太深了……」
  「是吗……敏儿……但……但我想……做你的……好丈夫……我是……真心的爱你……」我一边一次次深入到她柔媚的体内,一边吐露着心声。

  但是,你接下来的话,让我从快乐的天堂忽然坠落到冰冷的地狱!你仍然温柔的在我的身下娇喘着,闪烁着歉意和欲语还休的大眼,轻轻的吐出决然不该在此情此景吐露的话语︰「……荣……我……我……本想告诉……你……你不是女人……愿意托付终身的……那种男人……」

  「为什么?敏,你此时……为什么说……这些……」我越发感到了不对劲。
  「荣……我答应……舞枫了……我觉得……他是那种……值得我托付终身的……男人……」

  「不!敏!我爱你!为什么……你不选择……我……我哪点……比不上那个书……呆子!」

  我感到心脏在一瞬间就像停止了跳动!敏儿啊,你可知道,你在顷刻间捏碎了一个深爱着你的男人的心!我从没有想到你最终的选择竟然不是我!难道,我真是那种只能做女人情人的男人?和我交往的女生虽然很多,但我至始至终都只爱你一个人呀……

  「我们……这是最后……一次这样……在一起了……也许……我会和他……一起出国……」你又在我本已破碎的心上又踏上了一脚!

  「不!你在逗我,是吗?你爱的是我,对吗?你当然不会和那个书獃子走,对吗?」我希望这只不过是你和我开得一个玩笑!尽管你和舞枫关系很好,但那又如何和我们相比?

  「荣,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和你常在一起,有时候我对自己的行为也很吃惊,我并不是一个随便的女孩子,可是不知为什么,每次见到你,我都会不由自主的和你在一起……甚至我的第一次也给了你!在你和舞枫之间,我真的难以做出选择,我不知道自己的选择是否正确,但是,你的身边还有许多女孩子,而舞枫的身边只有我!我觉得舞枫更适合我……」

  「这不公平!我一直爱的只有你,那些女孩是自己找上我的,我和她们毫不相干呀!敏,如果是这些事使你对我不安,那么从此刻起我身边不会再有其它任何一个女孩,除了你!」

  「不仅仅是这些,你知道,我并不是一个心胸狭窄的女人,不要逼我,荣,我做出这个选择很不容易,我们曾有约定,不是吗?」

  约定?是呀,当你把少女的第一次给了我时,我发誓要一辈子拥有你!而你说未来是不可预料的,我们谁都没有拥有谁,如果命运使我们分离,我们要为对方祝福!如果命运让我们永结同心,我们将恩爱一生!

  「该死的约定!我知道了,从一开始,你就知道你和我只是一个梦,所以你早就设好了局,让我钻进去,现在你找到了新的梦,於是你就亲手弄破了过去的梦!对吧!我没说错吧!你这个女人……」此时,我忽然想起一首歌词︰「我俩……太不公平,爱和恨全由你操纵,而如今,你将离我远去,而我只能向你默默祝福……」

  你记得吗?我知道你当时一定被我的神态吓坏了,我把你紧紧的抱在怀里,似要把你溶解在我的血肉之中,而我愤怒的男根,猛烈地一次次重捣在你花房的尽头,你不吭一声,忍受着我尽情的发泄,我的眼角蕴着眼泪,而你又何尝不是呢?

  那次痛苦的欢爱是我这辈子都无法忘记的!

  你还是走了!你的决定是从不会更改的,这是你最迷人的性格。你走那天,我来到机场为你和舞枫送行,我真诚的为你们祝福,我尽力按耐住内心的悲哀和失落,我知道你一直在观注我的脸色,当你看见我若无其事的样子时,你脸上明显流露出一种失望的神情!敏,你一定希望看见我对你恋恋不舍的伤心样子吧,哎!女人!你为什么总希望男人为你们而痛苦?)

  音乐又换成了BERTIE- HIGGINS的《对你倾情》,我们就这样相互无语的坐着,默默的直到用完餐,谁来打破着无声的沉寂?

  「我想……我们跳一曲好吗?」我起身柔声的邀请着。

  敏用大眼柔柔的看着我,大概才饮了葡萄酒的缘故,脸上娇嫩的红晕异常艳丽,轻轻地把她玉似的手递到了我的手里,和我相携着来到中间的舞池,翩翩起舞……

  从又搂住她柔美的娇躯,鼻中嗅着她头发中透出的熟悉的清香,我全身开始颤抖了,这么多年,我又再次拥抱她的娇躯,随着音乐起舞,这不是梦?

                (3)

  餐厅周围的景色在我们眼前不停地旋转,我们的目光始终交织在一起,脚下的舞步依然是配合的那样流畅、轻盈!我们彷彿又回到了过去──在学校宽阔的礼堂里,我和敏儿以优美的华尔兹转出无数个圈子,她那洁白的长裙随之飞舞,幻化出朵朵白莲,映得全场注目。她就像美丽的白雪公主,引得全场的男女生禁不住为之讚歎!

  而我,迎着无数只羨慕与嫉妒的眼,昂然的搂着我的公主,在优美的旋律中尽情起舞。那时,谁不说我们是天生的的一对呢!

  (敏儿,你还记得吗?那时,你是那样的光彩照人,那样的惹人怜爱,以至整个大学里的男生都在为你癡狂,你成了所有男生的梦中情人,你成了真正的白雪公主,你在男生的心目中是那样的纯洁美丽,你知道吗?你知道有很多女生在暗地里嫉妒着你,因为你实在太完美,太惹人爱!你无论走道哪里,都会招来一片讚歎的目光,人们会不由自主的注视着你,被你的美丽所倾倒。而我却有幸成为你的王子,尽管舞枫似乎也逐渐在引起你的注意,但最先拥有你美丽胴体的是我,我是何其快乐?我曾听过一位女生说过,女人也许不会嫁给第一个摘取她们处女贞操的男人,但会永远记住那个男人!敏儿,你是否也是如此?这些年来,你心灵深出,是否也偶尔想起我的名字?想起我这个人?)

  敏的眼睛已告诉了我,在她的心目中,我还是当年的那个我,而她还是当年的那个她。在此时,她不再是跨国公司的一个女总裁,也不是纵横商界叱吒风云的女强人,而是温柔多情的美丽妇人。

  当我们随着优美的旋律终於停下来时,周围忽然响起的一阵热烈的掌声,令我们回到了现中。

  环目四顾,原来餐厅不知何时已经坐满了人,陶醉在舞步中的我们,竟然在无意间成了众人注目的焦点!他们为了什么而鼓掌?是为了我们优美的舞姿?还是……

  我不否认我们的舞姿是完全值得那些掌声,但我以为,那些掌声有一半是沖着美丽妩媚的敏儿来的,那成熟少妇的特有风韵,散发着足以感泄任何人的强大魅力!

  敏儿的脸在这一刻罩着醉人的红晕,她微微的向周围那些热情的人们抱以一笑,隐有一丝的慌乱和羞怯,然后轻轻拉了下我的衣角,便向我们的坐位走去。
  慌乱中的我,这时忽然感到餐厅的另一角有一双敏锐的眼睛在注视着我,让我不由自主的看过去,呀!那是双多么熟悉的大眼!是刘娅!这小丫头怎么也到了这里?

  看见我略显吃惊的表情,刘娅在那边向我顽皮的作了个鬼脸,然后伸手拉住坐在她身边的一位年轻英俊的小伙子,冲着我笑了起来。

  原来她和男朋友一起来的!我笑着向她点了点头,心想自己刚才和敏儿的深情一舞多半也被她看见了,她会怎样看自己呢?

  回到坐位,又看向那边,见她已和那小伙子笑谈起来,心中不由纳闷︰「她什么时候交的男朋友?怎么我一点也不知道?几天前她不是还伏在我的肩头流着泪,诉说她已爱我不能自拔吗?按理她能从感情的漩涡中游出来,重新找到心上人,我应该为她高兴才是呀,可我此时为什么心中隐隐感到一种酸溜溜的感觉?忽然间,我感到自己又何尝不是喜欢活泼可爱的小刘?男人呀,是否都是这样?总希望世界上的美丽女子都属於自己?」

  敏儿的那句我永远也忘不了︰「你可以是女人最好的情人,但不会是女人愿意托付终生的那种男人!」聪明的敏儿,她早已看出我是个花心的男人,尽管我对我爱的女人绝对真心,但我似乎也不会拒绝另一个美丽女人的投怀送抱。这也许就是当年敏儿下决心离开我的原因吧?

  「你们公司那个小翻译?」敏儿笑着问我,她的脸依然红晕,美丽的大眼略带挑情的盯着我。

  「是!」我回避她的目光。

  「她很漂亮!」她又说。

  「是,很活泼!」我感到敏儿的眼似要看透我的内心。

  「她很喜欢你!不,应该说很爱你!」她凭着她特有的观察力和第六感肯定着她的判断。

  不幸的是,她的感觉完全正确。我的脸红了起来,我无法去迎视她美丽的目光,窘迫着说︰「是,但我告诉她那是不可能的,这不,她已想通了,她已有了男朋友!」

  敏儿微微一笑,看了看刘娅那边,很肯定的说︰「不,你太不瞭解女孩的心思了!」她的眼中忽然有一丝的怨意︰「她仍爱着你,而且,那种爱是不顾一切的,没有什么可以阻挡的了,你以为你的几句话就可以令一个热恋中的少女轻易回头?」说道最后,她的语气竟也激动来。

  我略感吃惊的抬头望向她,她也似乎感到了自己的失态,为了缓和气氛,她喝了口咖啡。

  我想,也许敏儿是在怪我勾引小刘而使她不能自拔?於是小声说︰「我并没有有意去博得她的好感……我甚至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开始爱上我的……」

  敏儿忽然温柔的把她的手轻轻放在了我放在餐桌上的手上,她笑了,笑得那样好看!

  「我相信!你是那种让很多女孩一看就不由自主想和你亲近的男人,过去是这样,现在更是这样!」她柔声说。

  「是吗?」我紧紧盯着她美丽的大眼说︰「可是过去我曾最爱的一个女孩子却最终选择了别人,离我而去……」我的语音充满了伤感。

  敏儿没有回避我紧迫的目光,而是深深的和我对视着,那黑亮的大眼似乎要透过我的眼直看到我的心底去。

  「荣,你……这么多年你……你还在怨我?」

  此时,我感到敏儿那放在我手背上的手微微颤抖的用劲握着了我的手,她的声音也变得更加轻柔。

  「怨你?」忽然一种难言的酸苦涌上心来,彷彿分手时的委屈与这六年来天各一方的相思之情,尽在此刻一发而出!我也用力紧紧抓住她的玉手,颤声说︰「是,我曾怨过你,当六年前你舍下我而和舞枫离开时我怨过你,我怨你的选择对我太无情,我怨你把我紧紧只当做一个好情人!你知不知道,你的那句话差点毁了我?当你决定选择舞枫后,你就再也不和我在一起了,我知道,我再也不可能像原来那样吻你、抱你、抚摸你,再也不可能拥着你美丽如玉的胴体和你尽情的欢爱了,因为,你要一心一意的做舞枫的女人!你知道吗?当我每天看见你和舞枫在大学里亲热的双进双出,我的心就像被人用刀子剜了去,整日空荡荡的!我不停的和系里其它的女生交朋友,在一起作爱,以为那样就可以减轻心里的伤痛,可是,没有用,每一次和另一个女生的欢爱都只有让我觉得更加痛苦!」

  我的语气逐渐变得激动起来,眼睛周围也感到湿润了。

  敏儿被我的话惊呆了,她喃喃的说︰「我本以为你和那些女生玩得很开心,原来……你……」

  「当然,你当然会那么以为!在你的眼里,我是个喜欢玩弄女生的花花公子嘛!」我知道我的情绪已开始无法控制起来。

  「荣,我……我……」敏儿看着我,眼中蕴着泪儿,千般的歉疚,万般的柔情,一股脑全涌上了脸儿︰「我不是那个意思,荣,我不知到当初我的决定会令你那样痛苦……我不知到我在你的心中到底有多么重……」

  此时,我感到周围已有不少人开始注意我们了,我们俩的情绪都有些激动,尤其是我,甚至有些失态!我这是怎么了?六年了,我们双方都已各自成家,有了自己的妻子和丈夫,按理说,过去的事就让它随着时间流逝,而我为何却如此耿耿於怀?

  「敏,对不起,我不该提这些事的,我刚才有点失态了!」我整理了下自己的情绪说。

  敏的目光转到了杯子上,看着那杯玫瑰色的红酒,不经意的发出一声轻轻的歎息,然后抬起头来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接着又将杯子斟满,一饮而尽!
  「敏,你……」我忍不住出声。

  敏儿看着我,又将杯子斟满酒,然后举起来,笑着说︰「我很久都没有这样喝过酒了,你陪我再喝了这杯,好吗?」

  望着她红红的脸儿,我举起了杯子,「乾杯!」我说。我俩一起将杯中的酒饮尽,然后相互看着对方笑着,也不知到笑些什么。

  「我想到外面去。」敏儿看着窗外的楼顶花园说。

***********************************
  站在楼顶花园,向下俯视着整个城市那美丽壮观的夜景,夜风轻拂,吹去了我和敏儿身上的淡淡酒意。

  「这夜色真美呀!」敏儿说。

  「是,很美!」我附和着︰「迈哈顿的夜色美吗?」

  「美,但那是不一样的感觉,和这相比,似乎少了些什么……」

  「什么?」我问。

  「乡情!只有到了国外,才能体会到乡情的美丽!」她的眼注视着远方,微风吹起了敏儿那柔软的秀发,拂打在脸上,使她那完美的脸更透着股异常古典的美!

  望着她的侧面,我不由得癡了!(敏,经过了这么多年,你的美丽,为什么依然让人如此迷醉?你可知道,此时我多么想将你紧紧的拥抱在怀里,抚摸你飘逸的秀发,轻吻你美丽的容颜!)

  「你……和舞枫这些年在国外生活的很幸福吧?」话一出口,我立即就发觉自己问了一个多么愚蠢的问题!但是我又忍不住想要问,因为这一直是我内心最为关心的问题,不知到处於一种什么样的心理,我的内心中总是期望着从她嘴里说出她和舞枫的生活并不开心快乐。

  敏儿回过头来看着我,脸上带着种说不清的神情︰「你真的很想知道?」
  幸好夜色能遮住我的窘态︰「当然,因为我……我很挂念你!我想知道,你到底和他生活的开不开心?」我鼓起勇气说完了这句话,是的,这些年我一直在想,在大洋的彼岸,她和他生活的怎样?

  敏儿又望向远方,好一会儿才开口︰「怎么说呢?这么多年来,我们一直都在各自忙着自己的事业,结婚到现在,我们在一起吃饭的时间都屈指可数!在我们的回忆里,更多的只怕是忙碌和平淡。」

  「可是你们俩都在事业上有所成就,这也是你们应该值得骄傲和感到幸福的呀!」我说,心里隐隐感到她这么多年来过得似乎并不太快乐。

  「是的,事业取得了一点成就,但我感到与我所失去的远无法相比!荣,如果时光可以倒流,让我们能重新回到过去,我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另一种生活!」
  她回过头来,又用她那美丽双眼凝视着我。

  她的话很耐人寻味,她是在暗示着什么?我的心里「怦怦」直跳,难道她是在暗示她和舞枫生活的并不快乐?她是在告诉我她对当年选择感到了后悔?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问自己,为什么当年敏儿选择的是舞枫而不是我?我知道,在事业上舞枫无疑比我甚至很多人都更有发展潜力,这是我远不如他的,这也许是敏儿离开我的真正原因?可是我也一直在问,和这样的男人在一起的生活会快乐吗?人活着为了什么?不管是为权或欲,都离不开一个「情」字,没有情人,和行屍走肉又有何分别?

  「如果那样,你会选择我吗?」我不知自己为何会这样问她,而且,是那样的无法克制!

  敏略带惊讶的看着我,她没想到我会突然如此问,但她很快就进入了角色,乾脆而直接的回答︰「会!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如果我们能够回到从前,我想我会选择你!」

  天呀,她说了!她的心里还是爱我的!困绕我这么多年的她呀,此时重又用她的柔情来抚慰我来了!我的心此时激动荡漾,不可抑制!

  「敏儿!」我忽然伸手有力的把她抱在了怀里,我的嘴唇在她那滚烫的额头上不停地吻着,一边低声诉说着憋了很久的情感︰「这六年来,我无时不在想着你,想你的眼、你的鼻、你的唇。你当年伤得我有多深,你知道吗?你把我从情感的天堂打到了地狱,让我慢慢的咀嚼着那份苦涩,可是无论多么苦涩,你的影子总也挥之不去!不管白天黑夜,它总是在我眼前晃呀晃的,从那时起,我才发觉,我是那样的爱你,而且爱得又是那样的苦涩……」

  「别说了……别再说了……是我不好……是我不好……」敏儿此时声音已哽咽,那美丽的眼儿也流出了泪水,她紧紧偎在我的怀里,全身好像都在颤抖,仰起脸儿承接着我尽情火热的吻!

  冰凉的夜风吹不冷我们的炙热的情感,我终於用双手捧住她细嫩的脸蛋,将我的嘴压在她那发烫而柔软的红唇上!那一刹那,我的头一片晕旋,我像不知自己置身在何处,天地似在旋转!

  我尽情的吸吮着她的嘴唇,她口中甜美的琼汁,她柔滑的玉舌也被我吸入口中,我品嚐着,把我的舌也缠绕了上去,两根舌时而在我的嘴里缠绕,时而在她的玉口中翻腾!

  餐厅、音乐、晚风,都不存在了,这个世界就只剩下了我们俩……

  我们没有注意到,刘娅和她那个男朋友此时也正在往楼顶花园的这边走来,而且,她显然已看到了正在忘我的疯狂的紧紧吻抱在一起的我们!她吃惊的看着这一切,对於男朋友的话不理不睬……

  我不知到刘娅当时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但我肯定当时她的心里一定很不平静,甚至对她造成了某种打击,这也是后来我她告诉我的。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ppaaoo 金币 +13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