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SM女魔术师上官凝香】(上集)【作者:kaykaw】
【SM女魔术师上官凝香】(上集)【作者:kaykaw】
字数:659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SM女魔术师上官凝香】(上集)

  身份神秘的上官凝香没有人知道她的来历,甚至这名字也祇是一个艺名并非真实的姓名,不过不要被这温文尔雅的名字所欺骗,表演时的上官凝香可以很狂很野几乎没有底线。

  舞台前的布幕向两边慢慢拉开,狂野的音乐随之响起,十多名衣着性感的艳舞女郎摇着长裙一边跳舞一边出场,鼎盛而齐整的阵容可与法国红磨坊艳舞团一比,经过一轮劲舞后众美女一字排开以华丽转身背向观众,一起弯腰揭起裙摆露出穿了鲜红色丁字裤的雪白圆浑屁股,壮观的场面令现场观众拍掌叫好,为了报答观众的支持,众美女即时脱下她们的丁字裤向观众用力抛掷当作见面礼,如此香艳礼物令在场观众争相抢夺。

  当众美女退下舞台后混乱的场面也冷静下来,一位穿上黑色礼服的男司仪便出场了,他不就是那位「死神约会」的金牌主持人X先生吗?干吗走来这里当司仪?这个没办法啦,因为上官凝香正是X先生的新女友,所以过来客串演出也是理所当然的。

  X先生双手捧着一个长阔高各约一呎的花纹小纸盒,纸盒上的一个小孔活门竟伸出一只纤巧手掌向观众挥手,X先生做出一个不满的表情说:「凝香小姐打算继续躲在盒子里不和观众见面吗?」

  「人家是第一次和大家见面所以有点害羞,而且是你X先生把我装入盒子里,解铃还需繋铃人,要把我放出来便看你了。」一把娇嗲的女声竟从盒子里传出来,难道一个小小的盒子内藏了今次的女主角上官凝香小姐吗?没有可能,就算如神级瑜伽高手娜伽娑也没有这个可能,除非是把整个身体绞成肉酱再放进盒子里。
  X先生拍拍后脑笑着说:「对不起,那我现在用魔术的方法把你放出来。」(註:别忘了X先生是一位专业的魔术师,如果不是被奸人所害他早已当上了传统魔术协会的会长。)

  「等等!人家身上甚么也没有,现在便放出来太羞家了,好歹也给人家一些遮羞布呀。」盒中又传出上官凝香的声音。

  「说得也是,那么就让大家为你选择一套合适的出场服装吧,你们都出来吧。」X先生回头对着后台说。

  五位艳舞女郎便一个跟着一个步出舞台,她们身上穿着的虽然都是超迷你三点式但却是不同的颜色,分别是红、蓝、黄、紫和黑色。

  「哼!都是庸脂俗粉真不给力,和老子喜欢的女神大槻响相差得远了,无奈!」前排一个挖着鼻孔口不择言的观众公然叫嚣,这明显是针对刚出场的艳舞女郎。
  五位艳舞女郎虽非国色天香,但也算是不俗的美女,被人如此当众批评当然心中不悦,十只怒目同时望向发声者,他是一个天生怪相的人,脑袋大但眼睛小,鼻孔朝天配上覆舟嘴一副短命相。

  X先生大声宣佈:「各位,现在让我们投票决定凝香小姐要穿上那套泳衣出场,选择热情红色的请举手。」结果有46人举起手来。

  「那么选冷艶蓝色的请举手。」35位观众随即举手。

  「娇俏的黄色又如何?」竟然有77人举手。

  「高贵的紫色看来不俗吧?」选这颜色的有38位观众,但X先生却摇着头笑着说:「不行啊!第五行左面第三位观众举了两次手。」这X先生果然目光如炬。

  「最后会有多少人喜欢神秘的黑色呢?」结果有70人包括那怪相人举起手来,无可否认黄色成了最多人选择的颜色。

  要不到心想的东西,那怪相人的神经病又发作了,於是又无理取閙起来:「这种低级把戏真不给力,你以为老子不知道箱中的手根本就是司仪的手吗?如果不是这样老子便仆街给你看。」

  怪相人的大声挑衅说话X先生怎会听不到,祇见X先生气定神闲说:「魔术这么简单便看穿便不是魔术了,台下那位先生请你记着你说过的说话。」

  此时工作人员搬出两块巨大镜子斜放舞台后方,一张四脚矮木枱则停置在舞台中央,通过镜子反映观众可以360度前后左右看清楚舞台的一切,X先生将小盒子轻轻放在木枱上,然后退后几步再伸展两手以証明和小盒子没有任何的接触,而这段期间盒子上的手掌仍然在摇动着没有停止,这样怪相人的定论便不攻自破,周围的观众以鄙视眼光望着这个不受欢迎的傢伙,而怪相人则吹着口哨双眼看天假装若无其事。

  黄色泳衣的艳舞女郎自动脱衣并将泳衣交到盒子上的纤纤玉手之中,跟着那只手便拿着泳衣缩回小盒之内,其余的艳舞女郎也退下身上泳衣掷给观众当作礼物,一时之间红色、蓝色、紫色和黑色八块小布便在空中飞舞,此时怪相人又活跃地站起来大叫:「这里!抛来这里!」但她们却故意掷向别处令怪相人一无所获。

  「哼!真不给力,这种污秽的东西送给老子也不要呢。」怪相人气愤着说,但他的左右裤袋口却各露出红色丁字裤的部份。

  此时X先生有所行动,祇见他将那精巧小盒子像日本摺纸艺术般向左摺向右摺,不一会盒子的高度和长度增加了一倍而阔度更增加了两倍,而以现在的体积足可以轻松地容纳一个成年人,最后将盒顶完全揭开,一只柔若无骨的女性玉手便慢慢由盒中伸上来,X先生提着那只手帮助它的主人站起来,穿上黄色泳衣的女主角上官凝香终於出场了,她是一位廿三、四岁的清纯女生,外型简直就是那位AV人气女优大槻响,一头及腰的乌黑长发配上精緻的五官极有东瀛风味,全身胜雪肌肤尤如初生婴儿般没有半点瑕疵,身材并非巨乳一类而是应大的部位大应小的部位小,上截泳衣的两块小小三角布不能将胸前两个肉馒头完全包裹,这样下方部份乳肉便不经意地露在空气之中,而浅色布料更凸显藏在泳衣后的乳头形状,两边缚上蝴蝶结的V型透薄泳裤令下身中央的裂缝隐隐勾画出来,泳裤后面是T- BACK的设计将两团弹性臀部股肉毫无保留暴露在观众眼前。
  怪相人刚才说过心中女神是大槻响,现在看到这个翻版大槻响的上官凝香应该欣喜若狂才是,但却好像仍不满意於是大声投诉:「真不给力啊!所谓大波无敌,大者大槻响也,波者波多野结衣也,如果是波多野结衣便更加好了。」原来在他心目中大槻响是第二女神,波多野结衣才是第一女神,不过以怪相人那副尊容简直是癞虾蟆想吃天鹅肉。

  「真的大槻响比不上真的波多野结衣,假的大槻响比不上真的大槻响,上天真不给力啊!为甚么老子想要真的却给老子假的,真的……真的无奈啊!呜……呜……」这怪相人竟然当众哭了起来,更想将一张泪脸埋在旁边观众肩上吓得对方立刻弹开,就是这样怪相人的疯癫动作便成为全场的焦点。

  「光哥,究竟谁才是这里的主角,这讨厌的傢伙语无伦次影响我们的表演,想办法把他打发吧。」上官凝香刚出场便被怪相人批评不给力而且更被抢尽风头怎会不生气,於是暗暗和身旁的X先生说话。(註:已滚过几次床单的X先生和上官凝香已互相慝称光哥和香香。)

  「这个不难,但需要香香你来帮忙……」X先生在上官凝香耳边说出计划。
  「妙啊!就这样办吧。」上官凝香微笑点头。

  於是X先生向着怪相人叫道:「这位先生别哭了,有兴趣协助我们表演吗?」
  怪相人停止了哭泣并拿出了裤袋里的丁字裤抹眼泪,然后神气地说:「真不给力啊,现在才找老子帮忙。」还未等工作人员带领,怪相人已自己走到台上来。
  X先生殷勤地上前欢迎:「谢谢你的协助,先生贵姓?」

  「老子叫屎忽丰胸sweatphonehome,爸爸叫屎忽生疮sweatcentral,妈妈叫下穴大减价fuckedforsales,不过她在我出生前两年因病去世了。」

  「果然是个有爷生没娘教的歪种。」X先生、上官凝香和现场观众心中同时骂道。

  X先生假装惊讶说:「屎忽?奇怪的姓氏,好像没人性啊。」X先生故意将没人姓读成没人性。

  「有甚么不行?将屎拉在你的头上也可以,老子是地狱犬国的人喜欢怎样便怎样,偷窥阿婆洗澡,偷邻居内衣不管男性女性甚至儿童的,这都是老子的日常喜好,不过最好玩的是随意找些网上不相识的故事作者恣意辱骂,结果作者没有了,读者也没有了,凭老子一人之力几个故事网站也因此毁掉了,你说老子给不给力?」这屎忽丰胸像数家珍般说个不停。

  「果然很给力,那现在请你检查上官凝香小姐的……」X先生的话还未说完,屎忽丰胸已将自己的裤子退下露出那包皮未割的短棍。

  「屎忽先生你在干甚么?」X先生不屑地说。

  「老子读书少但看这类表演却很多所以不要骗老子,要观众上台都是要检查表演者的身体,放心吧,老子会用肉棒深入检查上官小姐的体内。」屎忽丰胸淫笑着说。

  「屎忽先生你误会了,我祇是请你检查上官凝香小姐的表演道具罢了。」X先生一脸正气地说。

  「甚么?老子裤子都脱了你跟我说这些?老子不玩了!」屎忽丰胸愤怒大骂。
  「这里好热啊!」一直站在X先生身后的上官凝香突然揭起身上泳衣露出胸前的两个肉球,然后以手代扇做出可爱的拨扇动作,这种无形吸引力令屎忽丰胸由怒变喜,眼睛慢慢移近上官凝香胸前两点,由於屎忽丰胸是个不足四呎的矮子,所以水平的视线刚好在上官凝香的胸部,就是这样上官凝香那粉红色的乳头就像一双眼睛近距离和屎忽丰胸对望着。

  「屎忽先生不肯帮忙真是可惜。」上官凝香歎息着说。

  「怎……怎会呢!祇要上官小姐喜欢,就算上刀山落油镬老子也在所不辞。」流着口涎的屎忽丰胸被色所迷连爸爸是谁也忘记了。

  「真的?我可以使用那东西吗?」上官凝香指着屎忽丰胸的短棒说。

  「请随便使用。」屎忽丰胸叉着腰做出一个很给力的姿势。

  上官凝香在屎忽丰胸的身前慢慢蹲下来,难道她要当众来一次口交的表演?此时工作人员却为她戴上了医疗用的透明手套,相反却没有为屎忽丰胸戴上安全套。

  「服务之前还戴上手套实在太细心、太专业了。」还不知大祸临头的屎忽丰胸心中暗讚。

  此时工作人员将几张半湿的报纸取出,上官凝香便用它包裹屎忽丰胸的短棒,报纸之上竟是一些印度神油、治疗性病的广告还有几幅裸女玉照,这个当然,因为报纸是在公众男厕拾回来所以佈满病毒细菌,这便是上官凝香要戴上手套的原因。

  一位工作人员拿出一个满载钢针的小竹筒,上官凝香便拿起钢针一支支插进屎忽丰胸那包着报纸的短棒,没多久,十多支钢针便完全对穿短棒远看就像一棵迷你仙人掌。

  「屎忽先生真给力啊!居然还可以若无其事不动如山。」上官凝香露出一个不能置信的表情说。

  「真不给力啊,你以为老子不知道上官小姐你在变魔术吗?」屎忽丰胸充满自信地说。

  「我想你误会了,这不是变魔术,我祇是想証明钢针是真的。」上官凝香微笑着说。

  「甚么!这……」屎忽丰胸还未说完这句话,短棒上的鲜血开始染红了报纸,剧痛的感觉像闪电般直达脑袋。

  「救命啊!好痛啊!医生!我要医生啊!」屎忽丰胸痛得在舞台上狂叫乱跑。
  X先生推开舞台旁边的暗门然后叫道:「医生在这里。」

  屎忽丰胸慌不择路立刻冲入暗门,但暗门之后原来甚么也没有,下面则是佈满垃圾的后巷,就是这样,屎忽丰胸便脸朝下大字形堕在地上仆街了。

  收拾了讨厌的傢伙,表演可以正常地继续了,X先生向上官凝香问道:「凝香小姐打算为我们表演甚么逃脱术?」

  上官凝香摇着头说:「我表演的不是逃脱术,不是魔术,而是一种失传已久的异术,称为先死而后生的异术,这异术是食人魔一族的不传之秘,自从被驱魔猎人捣破巢穴后,食人魔一族被逼流亡至世界各地……」

  X先生耐心聆听上官凝香的故事后笑着说:「很有趣的故事,难道凝香小姐是食人魔的后代?」

  「这不是故事!你不信?好!我便死给你看,而且是极残酷的一种死刑。」上官凝香认真的态度是X先生和她相识以来从未见过的。

  一位工作人员拿出一把铁剑交给X先生,但却不小心滑手掉下,剑尖竟牢牢地插在地板看来极之锋锐,X先生使劲地拔出铁剑才发觉那是一把雕满花纹份量十足的中世纪重铁剑。

  「看到吧,这铁剑可以用来劈头、断肢、斩腰,不过我却要把它深深插入我这里……」上官凝香边说边将她的手指由肚脐滑下直至停在那女性禁地。

  「为了增加死刑的可观程度,我还要浸在水中忍受外来的刺激直至真的受不了才自我了断,不过请大家放心,无论如何我是死不了的,那么,死刑开始吧!」上官凝香说罢便脱去身上所有衣物准备死刑的来临。

  那边厢,工作人员用绳子缚着剑柄尾环通过舞台顶部的滑轮将铁剑剑尖朝下吊在半空,一张四方型的木枱被搬至铁剑下方,木枱枱面像X佈置安装了四个固定式筒型铐镣,不过中央空出的位置却不大,看来上官凝香应该不是以躺着的姿势被拘束。

  上官凝香做了几下热身运动便半身躺在枱上,工作人员立刻将她的前臂锁在筒镣之内,跟着提起她的两只小腿并拉到另一面的筒镣再锁上,这样上官凝香便像以一种瑜伽姿势被拘束着,她的上身面朝天卧着但下身却向上倒U形弯曲,手脚向四个方向大大伸展,向天桃尻便在最高位置,而头部则露在两条大腿之间。
  工作人员将一个像鸭嘴的扩阴器放进上官凝香的肉洞内,通过旋转螺丝将肉洞一点一点撑开来令里面充满褶纹的粉红色秘肉清楚可见,此时吊在上面的铁剑慢慢地被放下来以确定落点,剑尖穿过扩阴器进入了女性的禁地,那冰冷的金属感觉令上官凝香发出了一声娇喘,接下来工作人员将铁剑重新吊起,连接着剑柄穿过舞台顶部滑轮的绳子尾部缚着小金环,而小金环现在给上官凝香咬着,换句话说,如果上官凝香放开嘴巴,上面的铁剑便会堕下直插她的秘穴。

  四块玻璃安装在木枱四面并用防水胶黏实四边这样便成为一个藏着上官凝香的现成水族箱,两条水柱从舞台顶部向下流进水族箱之内,箱内水位亦渐渐升高,三位工作人员使用刚才对付屎忽丰胸的那种钢针通过吹筒射在上官凝香的臀部和大腿,点点血珠便出现在中针之处,上官凝香强忍痛楚紧咬着金环不放,渐渐地水位已盖过脸部再无法呼吸新鲜的空气,工作人员决定放弃吹筒改用警用电棒,第一次使用了一支电棒插在水中,上官凝香即时全身抖震起来,四、五秒之后才停止电殛让她稍作歇息,此时水位已升至半个水族箱,跟着便是使用两支电棒,双倍的威力不但令上官凝香全身抖震几乎进入无意识状态更令她吐出肺里大部份空气,好一个上官凝香仍然死咬金环不放。

  三位工作人员互相对望点头好像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他们要使用三支电棒来对付上官凝香,这程度电殛足以将一头狼狗电毙,而此时水位已几乎淹至臀部,三支电棒同时插入水中,水中的上官凝香比之前抖震得更厉害,一股金黄色的液体由尿道中失禁射出刚好喷在其中一位工作人员的脸上,愤怒的他竟然拿出第四支电棒插入水中,此时水位全满而上官凝香整个身体已浸在水中,四支电棒的威力非同小可,水面产生点点火花更冒出阵阵焦味白烟,水底下的上官凝香被电至失控狂叫,终於金环脱口而出带动上面的铁剑重重堕下,铁剑准磪无误穿过扩阴器长驱直入贯穿上官凝香的身体内脏,剑尖更刺穿木枱露在枱底之下,此时上官凝香动也不动看来死刑应该完结了。

  大量鲜血从上官凝香的口中和被贯穿的上下两个伤口狂喷而出,瞬间将水族箱染成一片血红看不清楚里面的一切,为了在法律上找出上官凝香的死因,所以必须取出屍体留给验屍官解剖,三位工作人员拿着铁锤将玻璃敲破,血水瞬间流个满地,但奇怪了,木枱之上祇有那穿过扩阴器的铁剑,上官凝香却不知所踪,难道她化作血水流走了?

  后台之内,一位披上连帽斗逢的神秘人慢慢步出,垂下的帽子看不出她的容貌,不过从露在斗逢下的一双美腿应该是女性,神秘人经过舞台旁的暗门刚好遇上辛苦由后巷爬上来的屎忽丰胸,一个照面被吓了一跳的神秘人便一脚把他踢回下去然后说:「X你屎忽!」就是这样,屎忽丰胸又脸向下大字形跌回地上再次仆街了。

  神秘人看来还不满意,祇见她从斗逢中变出一块人头般大的石头掷下去说:「去死吧!仆街!」然后拍拍手上灰尘,头也不回直接步出舞台中央,面对眼前的观众,神秘人退下身上的斗逢露出赤裸的女体,她竟然是那不知所踪的上官凝香。

  X先生曾经綵排所以当然知道这个结果,於是上前宣佈:「先死而后生的异术果然神奇,那么先让凝香小姐休息一下,因为跟着下来的挑战可不简单。」说罢X先生和上官凝香双双行礼然后退下,艳舞女郎立刻补上空档继续给观众视觉享受。

  舞台后,上官凝香脚步不稳差点跌倒,幸好在旁的X先生眼明手快立刻上前扶持:「香香,没事吧?」

  「没大碍,因为今天还未吃东西,而且刚才失血太多才会有点脚软。」上官凝香轻松地说。

  X先生虚空一探竟变出几块饼乾来,然后递给上官凝香关心地说:「香香,先吃些饼乾再说。」

  上官凝香却摇着头说:「我不吃这些,一会儿表演完毕便有东西可吃了。」本帖最近评分记录